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棋牌游戏网 > 赵志男 >

国务院参事室来了年轻人 现任参事总数达53人

归档日期:07-0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赵志男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《政府参事工作条例》近日颁布,成为中国政府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重要举措。“知屋漏者在宇下,知政失者在草野”。政府参事都是些什么人?他们如何“参事”?“讲真话”的环境和机制又是怎样构建的?请看本报发自湖北的独家报道。

  国务院参事由总理聘任,地方政府参事由省长、自治区主席、直辖市或省辖市市长聘任。

  聘任参事的范围主要是非中共人士中有代表性、有影响和有较强参政议政能力的专家学者或知名人士。

  1988年以前,参事实行任命制,为终身参事;此后改为聘任制,任期5年。任期届满,因工作需要,可连续聘任。

  11月19日,湖北省政府参事郑志东、祁兵、李志新等还在紧张地修改他们刚刚完成的《关于省直管市体制有关问题的调查与建议》。

  他们都是今年年初增选出的新参事。“参事,就是给政府决策当‘高参’,我们可不敢含糊!”

  湖北省政府参事室成立于1950年初。当时一批派、无党派高层人士和原军政高级官员被任命为省人民政府参事。在相当长的时期内,“统战性”是参事制度的主要功能定位,“咨询性”居其次。

  “但从2000年以来,参事制进行了系列改革,我感觉现在‘咨询性’已成为参事制的首要功能,参事正在成为政府科学决策的重要帮手。”连任两届,刚刚任满解聘的“老参事”刘海生深有感触。

  “我都69岁了,理应‘退位让贤’了,参事也需要‘新鲜血液’。”刘海生说。

  根据2003年湖北省出台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新时期参事工作的意见》, 参事首聘年龄一般为60岁左右,任期5年,可连续聘任,但任职年龄一般不超过70岁。而刚刚出台的国务院《政府参事工作条例》则规定:“参事的首聘年龄不得低于55周岁,不得高于65周岁。参事任职的最高年龄不得超过70周岁。”2000年刘海生首次被聘为参事时,正好59岁。

  “参事的年龄不能过老,但也不能过轻,因为要做政府的高参,条件非常严格,起码要‘党内正厅,党外知名’,要是各行各业、各个学科的领军人物,此外还要有参政议政的能力和热情。”省参事室有关负责人介绍。

  目前湖北省参事室共有参事58名,除一人外,全部实行聘任制;参事平均年龄59岁,最年长的69岁,最年轻的46岁。他们中有两院院士、大学教授、科研院所高级研究人员,也有国有大企业高级技术人员、管理人员和具有高级专业职称的专家型行政管理人员。

  近两年,参事室编制计划从40多名扩大为60名左右,但每年都会有新参事进、老参事退出。刘海生就是退出者之一。

  眼下,新参事选聘正在紧张进行中。参事选聘要经省委统战部、单位推荐、省长审批、参事室考察等一系列严格程序。上任之初,还要进行参事业务培训。从2006年开始,每年省政府参事室还要组织6到7次专题讲座,提高参事们参政议政的视野和能力。

  “参政建议的质量高低关键在选题。”这是老参事们的经验之谈。

  过去,参事们都是自由自发找选题,不容易“切中要害”,有时选题过小过细,难以引起重视。近年来,参事工作越来越得到省政府重视,形成了省长直接出题、部门荐题与参事报题和参事室组题相结合的参事调研选题方式,有了政府领导的问计、参事组的参谋,调研越来越贴近政府的工作中心。

  近年来,参事们各展所长,围绕“三农”问题、社会救助体系建设问题、湖北的产业布局问题、长江黄金水道建设问题、南水北调问题等重大课题完成了近百次调研,先后呈报了100多份参政建议,省领导批示率达100%。

  今年,湖北省领导给参事们出了六道题,包括调查“中央新增投资项目实施中的问题”、“湖北投资环境”、“汉江流域综合开发”等。四五月份,高荣光等四位有经验的“老”参事领命而出,深入调研,发现了地方配套资金到位难、完工项目未验收、部分质量留隐患等问题。

  “比如,有个市长江中上游水土保持防治工程没经正式验收,就作为竣工项目上报了。项目应完成土石工程量10000立方米,由于配套资金无法到位,承办单位实际只完成土石工程量8000多立方米,而且都是用毛石干砌成的,工程质量难以保证。”高荣光说,针对这些问题,他们提出了一系列对策建议。湖北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李宪生看后,立即批示省发改委等部门及时采取应对措施。

  参事室组题,则让参事在合作中打出漂亮的“组合拳”。围绕“三农”这个重点难点,省参事室对农村综合配套改革、农村新型合作医疗、农村基础教育、农村土地流转、农村信息化等十多个问题全面调研,不少建议被吸纳进了湖北省“十一五”新农村建设规划中。

  “我们越来越感到,政府对参事工作是实实在在地重视!”被采访的参事不约而同地说。

  “直通车”制度,让参政建议第一时间直达省领导。过去,领导批示有“硬”有“软”,现在,参事们欣慰地发现,批示越来越具体,具体到职能部门,具体到应该怎么做,自己的建议,真的能很快促进实际问题的解决。

  今年9月完成的《关于湖北投资环境有关问题的调查》,就得到了4位省领导的批示。批示指出:“要高度重视发展环境,建议在体制、机制和制度建设上狠下功夫,形成打基础、管长远的效应,防止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一阵风的短期行为。”

  沈福权、胡传秀等参事提出《关于建立健全我省城乡救助体系的建议》后,湖北省于2006年12月8日出台了《关于建立城乡救助体系的意见》。

  2007年3月,省政府参事在参与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讨论时,建议增加“桥梁与钢结构产业链”,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组采纳了建议,在《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纲要》第九版中对原定的十大产业链作了调整。

  2008年洪可柱、曹文轩、朱英国等5位参事提交了《关于依托高新技术打造“小龙虾及甲壳素深加工衍生高附加值产业链”的建议》后,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亲自到潜江有关小龙虾加工企业进行现场调研,湖北省发改委、农业厅等部门对产业进行重点扶持,如今率先进行甲壳素深加工的华山水产公司,正在酝酿上市。

  正如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所说,“湖北正处于改革发展关键时期,面临许多复杂的新情况、新问题,需要不断探索和解决,这些都离不开调查研究。调查研究的地位和作用更加重要,只能加强,不能削弱。”(田豆豆)

本文链接:http://lostcityco.com/zhaozhinan/182.html